“酝酿”半年对韩突然出手后 日本上下心情复杂_崔天琪田丹stronger

斗战神虚灵属性

2019-07-14

小鬼也摩登“酝酿”半年对韩突然出手后 日本上下心情复杂_三水鹏程万里

国家支持文化产业发展也有一系列支持政策,我们一并也要纳入到数字文化产业中来,在规划目标包括设计重点项目等等方面都有一些安排,文件发布之后,请大家关注,帮助我们宣传和解读。

所以,“北方四岛”不仅会成为安倍的痛,而且可能成为日本很长时间甚至永久的痛。

鸟巢坍塌消息不实

原标题:锐参考|对韩突然出手后,日本上下心情复杂……这几天,我们的两个邻国——日本和韩国眼看“掐”起来了!而引发这场争端的,是日本针对两国贸易的一个决定。“努力实现自由、公平、无差别的贸易和投资环境,保持市场开放。”6月29日,由日本主办的G20峰会上,最新通过的《大阪峰会宣言》这样掷地有声地向全球贸易秩序发出呼吁。然而就在峰会落幕的第二天(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便突然宣布了一项看上去与《大阪峰会宣言》精神相当“违和”的举措:将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材料加强管制。

前脚还强调维护自由、公平贸易的重要性,转身就对关键产品出口进行管制——这样前后矛盾的举动,不能不令外界大跌眼镜。

而在招致韩国方面的强烈反击的同时,日本政府的做法也在其国内引发了一场相当广泛的讨论……这个突如其来的大招,日本“酝酿”了半年……事情发生得很突然,至少看上去如此。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了对半导体制造过程中需要的三种材料加强对韩出口管制的决定,并计划于7月4日凌晨零点正式启动。此举一出,国际哗然——而最感意外的,无疑是被列为直接管制对象的韩国。

“日本只断供韩国无法替代的材料。

”韩国《朝鲜日报》在报道中这样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而这三种材料究竟有多大的威力,竟然让韩国政府瞬间“束手无策”?据日本《朝日新闻》7月2日报道,这三种材料分别为用于智能手机及电视显示屏的“氟化聚酰亚胺”、涂覆于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材料“光刻胶”,以及用于清洗半导体的氟化氢。

《朝鲜日报》7月3日的报道中则指出,成为禁运对象的三种材料不仅对日本的依赖度高,而且很难立刻将进口方转为中国大陆、台湾,也是最难实现国产化的材料。

报道还进一步推测认为:日本政府和专家组至少用了6个月以上的时间研究和准备,充分了解韩国芯片的弱点并比对几百种芯片和显示器材料后,最终慎重挑选了这三种。

如此看来,所谓突如其来或许只是表象,其背后的日本政府和专家可谓是“用心良苦”。

大招之后,韩国的反应也堪称迅速。

韩联社7月1日报道称,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成允模当天表示,日本的出口管制是经济报复,韩国将采取包括诉诸世贸组织在内的应对措施。

但针对韩国诉诸世贸组织的计划,日本也很快“拆招”:安倍晋三7月2日在接受《读卖新闻》采访时表示,“日本的所有措施都遵循WTO的原则”,“这与(损毁)自由贸易无关”。

而《朝鲜日报》7月3日亦侧面证实称,在韩国政府宣布提起诉讼的当天,安倍就已经完成了与WTO起诉有关的事前讨论。

韩国民众也怒了:抵制日货!几番过招后,一度显得“束手无策”的韩国似乎开始回过神来。

“坚决应对!”7月4日,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南基如是申明韩国态度。

而这也是在日本出手三天后,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的首次表态。

在参加一档韩国广播节目时,洪南基强调日本所谓出口管制措施是对韩国的“经济报复”,韩联社援引洪南基的发言称,“向世贸组织申诉不是唯一之计,政府还将根据国际法和国内法严厉应对”。

据韩媒报道,目前韩国从政府到企业再到民间都严阵以待,从多层面进行反击。

例如对三种材料进行加紧囤货之余,多家韩国企业也努力在其他亚洲市场寻找可行的替代渠道;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亦推出支持三种材料国产化的方针,加强对芯片供应链的开发投资。

路透社7月3日报道,韩国民主党资深议员称,韩国将每年投资1万亿韩元(约59亿人民币)用以开发用于生产微芯片的国产材料和设备。

而随着对峙升级以及舆论发酵,抵制日货的言论也在韩国出现并蔓延。

据韩联社报道,自7月3日开始,韩国多家网络论坛开始出现“抵制日货”的讨论帖。

首先是青瓦台官网题为《请韩国政府针对日本经济制裁采取报复措施》的请愿贴,目前已获万余韩国民众签名支持。

而某韩国民间论坛题为“一同参与抵制日货行动”并附有“抵制日货清单”的帖子,发出后很快便有数百名网友留言表示支持。

日本做法在其国内亦引发担忧和质疑从曾经的明确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并促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突然对贸易关系分外紧密的邻国出手,日本何以发生如此之大的转变?《日本经济新闻》在7月1日的报道中试图解答这一复杂问题,并将此次对韩出口管制视为日本转变方向的标志。

报道认为,长期以来,日韩关系受累于强征劳工诉讼、随军慰安妇问题、军机雷达照射、水产品限制等一系列事件而呈现持续恶化,这一背景最终导致“日本政府采取了事实上的对抗措施”。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日本政府针对韩国的出手在其国内也引发一场范围颇广的大讨论,而很多不同的声音也由此被听到。

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来自相当一部分日本网友的支持,例如对制裁纷纷拍手叫好之余,甚至有些日本网友还想和韩国“新仇旧恨一起算”。

  但与此同时,日本国内也不乏对政府出口管制政策的反思和质疑。

在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加强面向韩国的出口管制的第二天,日本《每日新闻》发文表示,不仅韩国企业,日本企业也将因此蒙受损失。

报道还援引日本某企业有关人士的话,称“(政府)突然的决定让我们措手不及。

(政策改变后)出口审查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

《朝日新闻》在7月2日的报道中也有持有类似的观点。

“如果韩国减少半导体生产,(韩国企业)保留设备投资计划,可能会(对日本经济)产生影响”,接受该报采访的某半导体制造设备公司负责人如是说。

事实上,日韩对立可能引发的一连串经济损失也正是一些日本网友的担忧。